土坯文学网 > 陈飞宇苏映雪 > 第646章 赌约
秋雨兰跟闻诗沁寒暄完后,又跟童一凡打了声招呼,这才重新看向陈飞宇,好奇地问道:“这位帅哥看着有些面生,好像不是咱们南元市本地人吧?”

“陈飞宇,长临省人。”陈飞宇简单作了自我介绍。

亚游ag代理|注册 “原来是陈先生,听说长临省人杰地灵,难怪陈先生清秀俊雅,和诗沁站在一起,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……”秋雨兰双眸顿时亮了下,掩嘴轻笑,接着,似乎是“突然”反应过来自己说出错了话,连忙道:“哎呀呀,瞧瞧我这记性,差点就忘了童少和诗沁有婚约,一时间说错了话,还请诗沁和童少不要见怪。”

陈飞宇暗中皱眉,秋雨兰怎么看都像是在挑拨自己跟童一凡的矛盾,可是自己貌似没得罪过秋雨兰吧?

童一凡却是脸色微变,随即勉强笑了笑,道:“没事,雨兰姐一时口误而已,我不会当真。”

话虽这么说,但他心头不可避免升起滚滚怒火,偏偏秋雨兰还是彭文看上的女人,他不好得罪,只好把满腔怒火,全部迁怒给了陈飞宇,恨不得现在就把陈飞宇给大卸八块。

“当然没事。”闻诗沁大手一挥,洒脱道:“反正我和童一凡的婚约是我爸他们同意的,我可没同意,最后我可不一定会嫁给他。”

童一凡脸色又是一变,双手紧紧握拳,甚至指节都有些发白,心里越发仇视陈飞宇。

秋雨兰和彭文两人尴尬地笑了笑,显然他们也知道闻诗沁对童一凡没什么好感,而且这种事情,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。

彭文打了个哈哈,缓解下现场的尴尬气氛,转移话题道:“雨兰来的正好,我正跟诗沁比保龄球呢,你来当裁判。”

“既然文少诚意相邀,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秋雨兰立即附和着笑起来。

“那我们继续开始吧,今天说什么也要让诗沁请吃饭。”彭文爽朗大笑一声,当先向投球区走去。

闻诗沁“切”了一声,不服气地道:“我看最后输的人,一定是你才对,你说对吧飞宇?”

陈飞宇笑了笑,如果彭文不打算故意相让的话,闻诗沁赢的概率微乎其微。

闻诗沁蹦蹦跳跳地回到了投球区,继续和彭文比了起来。

陈飞宇刚重新坐下去,突然,童一凡向陈飞宇露出挑衅的目光,伸出大拇指向旁边的保龄球球道指了下,道:“要不要跟我比一下?”

他心里对陈飞宇充满了怒火,正好借着打保龄球的机会,彻彻底底赢陈飞宇一次,让闻诗沁知道,陈飞宇远远比不上他!

“哦?”陈飞宇挑眉,问道:“如果我说我没兴趣呢?”

童一凡轻蔑而笑,毫不掩饰自己的鄙夷之意,道:“那你就是一个可笑的胆小鬼,根本没资格得到诗沁的青睐,等闻老爷子彻底痊愈后,那你必须得永远离开南元市,永远不得再在诗沁面前出现。”

“看来诗沁说的没错,你真的是个小心眼。”陈飞宇摇头而笑,他跟闻诗沁见面还不到一天,怎么可能就彼此喜欢上?不得不说,童一凡的控制欲太强了,这样的人很容易钻牛角尖,看来,如果不彻底打服他,他是会一直纠缠自己,就算自己不怕,多多少少也有些闹心。

想到这里,陈飞宇便道:“罢了,我就跟你比上一比。”

“好,这可是你说的。”童一凡大喜过望,立即站起身走到闻诗沁和彭文跟前,道:“你们先停下,我要跟陈飞宇比一场保龄球,这是男人之间的对决,你们来做个见证。”

此言一出,彭文等人惊讶不已,闻诗沁更是快步走到陈飞宇身旁,讶道:“飞宇,你要跟童一凡比试保龄球?”

“没错。”陈飞宇看出闻诗沁貌似有些担心,笑道: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当然有问题,而且问题大了。”闻诗沁担忧地道:“你不知道,童一凡他经常打保龄球,球技不比文哥差多少,而且他还是‘通幽后期’的武道强者,只要他愿意,就能随意用内劲控制保龄球的速度和方向。”

“那又如何?”陈飞宇玩味而笑,童一凡不过区区“通幽后期”的修为罢了,在他“半步传奇”的绝代强者面前又算得了什么?

“哎呀,你怎么就不明白呢?”闻诗沁急道:“童一凡已经处于不败之地,你答应跟他比保龄球,不就是自取其辱吗?”

在她眼中,陈飞宇只是一个没练过武道的普通人,自然不是“通幽后期”境界的童一凡的对手。

童一凡把闻诗沁的话听的一清二楚,得意地道:“陈飞宇,诗沁说的没错,这场比赛还没开始,我就已经处于不败之地,你注定要败在我的手上,而且我保证,会让你输的体无完肤!

不过嘛,你要是怕输得太难看,现在可以直接认输投降,大不了丢点面子而已。”

说罢,童一凡得意得哈哈大笑起来。

彭文也是摇头而笑,对于武道中人来说,不管是什么体育项目,都足以碾压普通人,不说别的,就凭着童一凡“通幽后期”的境界,就足以内劲外放,从而改变保龄球的速度和移动轨迹,进而达到每一球都能全中的效果。

所以,陈飞宇跟童一凡比试保龄球,根本是自寻死路,毫无胜算!

秋雨兰站在彭文的身后,并没有像彭文那样神色轻蔑,反而流露出极大的兴趣,期待着陈飞宇和童一凡的比试,正巧也能通过比赛结果,来验证她心中的猜想。

此时,听完闻诗沁的话后,陈飞宇自信地道:“是谁自取其辱还不一定呢,放心,我陈飞宇很少做没把握的事情。”